經典演釋
小品般若波羅蜜經卷第九見阿閦佛品第二十五白話

德誠居士

佛說般若波羅蜜是時,會中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皆以佛神力故,見阿閦佛在大會中恭敬圍繞而為說法,如大海水不可移動。時諸比丘皆阿羅漢,諸漏已盡,無複煩惱,心得自在,及諸菩薩摩訶薩其數無量。佛攝神力,大會四眾等皆不復見阿閦如來及聲聞、菩薩國界嚴飾。

佛說這無上般若智慧修行法的時候,大會中的出家男眾、出家女眾、在家男居士、以及在家女居士、天人、龍眾、夜叉、香神、阿修羅、大鵬金翅鳥、樂神、大蟒神、人以及非人等眾,皆以佛的神力,看見阿閦佛的佛土中,眾弟子恭恭敬敬的圍繞著阿閦佛,聽聞著阿閦佛為他們演說佛法,人數之多,如同大海水之中充滿了海水,沒有任何空間可以加以稍微移動。阿閦佛國中的出家人都是已經證得阿羅漢道之輩,所有的煩惱繫縛都已經徹底斷除,不會再有任何煩惱的生起,內心充滿自在安樂。另外,大菩薩的數量也多到無量無邊。此時釋迦如來又運用神通之力,讓阿閦佛土在釋迦如來的法會之中消失不見,同時連同阿閦佛土中的聲聞眾及菩薩眾,還有莊嚴的阿閦國土也都跟著消失不見於釋迦如來大會之中。

佛告阿難:一切法亦如是,不與眼作對。如今阿閦佛及阿羅漢、諸菩薩眾皆不復現。何以故?法不見法,法不知法。阿難!一切法非知者、非見者、無作者、無貪著,不分別故。阿難!一切法不可思議,猶如幻人;一切法無受者,不堅牢故。菩薩如是行者,名為行般若波羅蜜,於法亦無所著。菩薩如是學者,名為學般若波羅蜜。

佛告訴阿難說:「一切法也是這樣,不在於眼根起作用的。就像剛剛的阿閦佛以及阿閦佛國中的阿羅漢以及菩薩們都消失不見一般。為什麼呢?一切法看不到另外任何一個法,一切法也無法了解法本身的體性。阿難!一切法本身並不是可以知見的;不是可以眼見的;不是可以造作的;也沒有貪執妄念的,一切法不存在任何分別執著的。所以,阿難!一切法都是非常不可思議的,就好像是無真實的幻化人一般,一切法中也沒有受用的實質性,因為體性虛妄不堅牢緣故,一切法也都只是因緣假名成立,因緣合和而有生起而已,因緣滅盡時,法即消失。菩薩如果能夠知道這些道理,如實觀修實踐的話,那才叫做修行無上般若智慧,對於一切法都不會有任何執著以及可執取處。這樣如實學習的菩薩才是真正修行無上般若智慧的人。

阿難,若菩薩欲到一切法彼岸者,當學般若波羅蜜。何以故?阿難!學般若波羅蜜,于諸學中最為第一,安樂利益諸世間故。阿難!如是學者,無依止者,為作依止;如是學者,諸佛所許,諸佛所贊。諸佛如是學已,能以足指震動三千大千世界。阿難!諸佛學是般若波羅蜜,于過去、未來、現在一切法中,得無礙知見。阿難!是故般若波羅蜜最上最妙。阿難!若欲稱量般若波羅蜜,即是稱量虛空。何以故?是般若波羅蜜無量故。阿難!我不說般若波羅蜜有限有量。阿難!名字章句語言有量,般若波羅蜜無量。

阿難!如果菩薩想要能夠到達一切法的寂靜處,那就應該要學般若智慧,超越生死輪迴苦海,到達不生不滅的究竟解脫的境界,為什麼呢?阿難!修學般若智慧,超越生死輪迴苦海,到達不生不滅的究竟解脫的境界,這件事是在所有一切修行與學習中最為無上的,他能夠讓所有眾生獲得最大的安穩快樂,並且獲得最大的利益。阿難!如此學習般若智慧之人,能夠讓眾生有所依賴這樣有德行的人,跟著他學習與修行;這樣學習般若智慧的人是如來所認可的,是如來所加以稱讚的,一切如來這樣的學習與修行,同時在修行成就的時候便能夠以手指撼動三千大千世界。阿難!在一切如來修行學習這樣的般若智慧時,不管是過去、未來、還是現在的一切法,都能成就沒有障礙的智慧。阿難!所以般若智慧是最為崇上,最為殊妙的。阿難!如果想要度量般若智慧,那就好像是要測量虛空一般,為什麼呢?因為般若智慧是無法加以度量的啊!阿難!我從來就不會說般若智慧是可以範圍限制以及可以度量的。阿難!名字、文句、語言都是可以加以度量的,但是般若智慧是沒有辦法加以度量的。」

世尊!何因緣故,般若波羅蜜無量?阿難!般若波羅蜜無盡故無量,般若波羅蜜離故無量。阿難!過去諸佛皆從般若波羅蜜出,而般若波羅蜜不盡;未來諸佛皆從般若波羅蜜出,而般若波羅蜜不盡;現在無量世界諸佛,皆從般若波羅蜜出,而般若波羅蜜不盡;是故般若波羅蜜,已不盡,今不盡,當不盡。阿難!若人欲盡般若波羅蜜,為欲盡虛空。

阿難問佛說:「世尊!究竟是以甚麼因緣才說般若智慧是無量無邊呢?」佛回答阿難說:「阿難!般若智慧因為不可窮盡,所以才說無量無邊,般若智慧離於一切,所以說是無量。阿難!過去一切如來都是從般若智慧中所出生的,但般若智慧是沒有窮盡的;未來的一切如來也都是從般若智慧中所出生的,而般若智慧仍是沒有窮盡的;現在無量世界的如來們也是從般若智慧中所出生的,而般若智慧一樣是沒有窮盡的。所以說般若智慧於過去無有窮盡、於現在無有窮盡、於未來也無有窮盡。阿難!如果有人想要能夠說盡般若智慧,就如同有人想要讓虛空有所窮盡一般。」

爾時,須菩提作是念:是事甚深,我當問佛。即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羅蜜無盡耶?須菩提!般若波羅蜜無盡!虛空無盡故,般若波羅蜜無盡。世尊!應雲何出生般若波羅蜜?須菩提!色無盡故,是生般若波羅蜜;受、想、行、識無盡故,是生般若波羅蜜。須菩提!菩薩坐道場時,如是觀十二因緣,離于二邊,是為菩薩不共之法。若菩薩如是觀因緣法,不墮聲聞、辟支佛地,疾近薩婆若,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若諸菩薩有退轉者,不得如是念,不知菩薩行般若波羅蜜,雲何以無盡法觀十二因緣?須菩提!若諸菩薩有退轉者,不得如是方便之力。須菩提!若諸菩薩不退轉者,皆得如是方便之力,所謂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以如是無盡法觀十二因緣。若菩薩如是觀時,不見諸法無因緣生,亦不見諸法常,不見諸法作者、受者。須菩提!是名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時觀十二因緣法。

這個時候須菩提心中念道:這一件事實在是非常的深奧,我應該要好好的請問如來世尊。因此須菩提立刻請問世尊說:「世尊!般若智慧是真的沒有窮盡的嗎?」佛告訴須菩提說:「須菩提!般若智慧的確是沒有窮盡的,就如同虛空是無窮盡的,所以般若智慧是沒有窮盡的。」須菩提問說:「世尊!那如何才會生長般若智慧呢?」佛回答說:「須菩提!色無有窮盡,所以在色之中能夠產生般若智慧;受想行識無有窮盡,所以在受想行識當中能夠生長般若智慧。須菩提!菩薩在說法的道場時,以這樣觀察十二因緣,離於有、無兩邊,這就是菩薩與聲聞緣覺之間不同的法之處。如果菩薩能夠觀察這樣的因緣法,就不會墮退在聲聞與緣覺的境界上,能夠快速趨於佛的境界,畢竟能夠證得無上正等正覺。須菩提!如果菩薩有所退轉,就無法如是思維觀照,不知道菩薩所修行的般若智慧,那麼怎能夠以無窮盡的法來觀照十二因緣呢?須菩提!如果菩薩於修行當中有所退轉,那麼就沒有辦法獲得這樣的方便智慧。須菩提!如果菩薩能夠不退轉,一定都能獲得這樣的方便智慧,意即菩薩在修行學習般若智慧時,都是如此以方便智慧來觀照無窮盡的法,並且將其反觀到十二因緣之中。如果菩薩能夠這樣觀照,就會看見一切法皆是因緣所生,也不會看到一切法是恆常的;不會看見一切法是造作者,也不會看見一切法是受用者。須菩提!這就是所謂菩薩修行般若智慧時所應觀照十二因緣法。

須菩提!若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時,不見色,不見受、想、行、識,不見此佛世界,不見彼佛世界,亦不見有法見此佛世界、彼佛世界。須菩提!若有菩薩能如是行般若波羅蜜,是時惡魔憂愁如箭入心,譬如新喪父母甚大憂毒。菩薩亦如是行般若波羅蜜,惡魔甚大憂毒。世尊!但一惡魔憂毒,三千大千世界惡魔皆悉憂毒耶?須菩提!是諸惡魔皆亦憂毒,各於坐處不能自安。須菩提!菩薩如是行般若波羅蜜,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無能得便,不見有法可退還者。是故,須菩提!菩薩欲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當如是行般若波羅蜜。菩薩如是行般若波羅蜜時,則具足檀波羅蜜、屍羅波羅蜜、羼提波羅蜜、毗梨耶波羅蜜、禪波羅蜜。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時,則具足諸波羅蜜,亦能具足方便力。是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諸有所作生便能知。是故,須菩提!菩薩欲得方便力者,當學般若波羅蜜,當修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如果菩薩修行般若智慧彼岸之法時,不見有色、受、想、行、識,不見有佛的世界,不見有他佛的世界,也不見有一切法能看到這個佛的世界以及其他佛的世界。須菩提!如果菩薩能夠這樣修行般若智慧彼岸之法,這個時候惡魔就會如同萬箭穿心一般的痛苦,就會如同失去他的父母一樣那麼大的悲傷、憂愁。如果菩薩都能這樣修行般若智慧,那麼惡魔的憂愁便會更大。」須菩提問說:「世尊!是只有一個惡魔會如此的痛苦呢?還是三千大千世界的惡魔都會如此的憂愁痛苦?」佛回答說:「須菩提!是所有的惡魔都會如此的憂愁痛苦,他們各自在自己的座位處無法感到心安。須菩提!菩薩如是修行般若智慧彼岸之法,一切世間的天人、世間眾生、以及一切阿修羅就無法繫縛設限,不會看見有任何法可以退轉的。因此,須菩提!菩薩如果想要證得無上正等正覺,應當要能夠修行般若智慧彼岸之法,菩薩在修行般若智慧彼岸之法,就能夠充分具足佈施;具足持戒;具足忍受一切諸惡,無動搖等;具足勤行善法,不自放逸,具足禪定。菩薩如果能夠修行般若智慧彼岸之法時,便能夠具足其他一切到達彼岸的方法,也能具足方便法。菩薩修行般若智慧彼岸之法時,所有一切發生的事情都能完全知道。所以,須菩提!菩薩如果想要獲得方便力的話,就要學習般若智慧彼岸之法,就要修行般若智慧彼岸之法。

須菩提!若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生般若波羅蜜時,應念:現在無量無邊世界諸佛,諸佛薩婆若智,皆從般若波羅蜜生。菩薩如是念時,應如是思惟:如十方諸佛所得諸法相,我亦當得。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應生如是念。須菩提!若菩薩能生如是念,乃至彈指頃,勝於如恒河沙劫佈施福德,何況一日半日!當知是菩薩必至阿毗跋致,當知是菩薩為諸佛所念。須菩提!菩薩為諸佛所念者,不生餘處,必當至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菩薩終不墮三惡道,常生好處不離諸佛。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生般若波羅蜜,乃至彈指頃得如是功德,何況一日、若過一日!如香象菩薩,今在阿閦佛所行菩薩道,常不離般若波羅蜜行。說是法時,諸比丘眾一切大會天、人、阿修羅,皆大歡喜。

須菩提!如果菩薩修學與修行般若智慧彼岸之法,產生般若智慧彼岸之法的時候應該念道:現在無量無邊世界的一切如來,以及所有的佛陀一切種智都是從般若智慧中所出生的。菩薩這樣心中念的時候,也應該要這樣的思維著:如同十方一切如來所證得的一切諸法實相,我以後也可以證得。須菩提!菩薩在修行般若智慧的時候,應當要產生這樣的思維。須菩提!如果菩薩能夠這樣思維,甚至在一彈指之間,所獲得的功德都遠勝於在多如恒河沙劫数中所有的佈施功德,更何況如果能於一天或半天之中如是思維這樣的念頭所得到的功德呢。應當知道菩薩這樣的修行一定是可以達到不退轉境界的,且這些菩薩也是所有一切如來所繫念、所護持的。須菩提!被一切如來所繫念護持的菩薩,不會往生到其他地方,必定是邁向成佛的位處,這樣的菩薩中就不會墮入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這三惡道之中,常出生在殊勝的處所,而且不會離開諸佛如來。須菩提!菩薩如此修行般若智慧,產生般若智慧,甚至在彈指之間可以獲得這樣無量的功德,更何況是修行的時間只有一天,或者是超過一天。就如同香象菩薩,現在在阿閦佛國土中修行菩薩道,時常相應般若智慧之行。」說這樣的法之時,所有出家眾,一切參加法會的天人、大眾、以及阿修羅都非常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