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演釋
大般涅槃經‧金剛身品白話

爾時世尊復告迦葉:「善男子,如來身者是常住身,不可壞身,金剛之身,非雜食身,即是法身。」迦葉菩薩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說如是等身,我悉不見,唯見無常破壞塵土雜食等身,何以故?如來今當入涅槃故。」佛告迦葉:「汝今莫謂如來之身,不堅可壞如凡夫身,善男子,汝今當知如來之身,無量億劫堅牢難壞,非人天身,非恐怖身,非雜食身。」

這時世尊又告訴迦葉:「善男子。如來身是常住身、不可壞身、金剛之身。不是雜食身,而是法身。」

迦葉菩薩對佛說:「世尊。如佛所說。那樣的身我們看不見。只看見佛無常、破壞、微塵、雜食的身體。為什麼呢?因為如來就要涅槃了。」

佛說:「迦葉。你不要說如來之身不堅固可以損壞如同凡夫的身體。善男子。汝要知道。如來之身無量億劫之中堅牢難壞。不是人天身,不是恐怖身,不是雜食身。」

如來之身,非身是身,不生不滅,不習不修,無量無邊,無有足迹,無知無影,畢竟清淨無有動搖,無受無行,不住不作,無味無雜,非是有為,非業非果,非行非滅,非心非數,不可思議,常不可思議,無識離心,亦不離心,其心平等,無有亦有,無有去來而亦去來,不破不壞,不斷不絕,不出不滅,非主亦主,非有非無,非覺非觀,非字非不字,非定非不定,不可見,了了見,無處亦處,無宅亦宅,無闇無明,無有寂靜而亦寂靜,是無所有。

如來身是非身之身,不生不滅。不習不修。無量無邊,沒有足跡。無知無形,畢竟清凈,無有動搖。無受無行,不住不作。無味無雜,非是有為。非業非果,非行非滅,非心非數,不可思議。常不可思議,無識離心,亦不離心。其心平等,無有亦有。沒有去來而有去來。不破不壞,不斷不絕。不出不滅,非主亦主。不是有不是無,不是感覺不是觀照。不是文字也非不是文字。不是定也非不定。不可見又了了分明。沒有停留又四處停留。無所在又無所不在。無暗無明,無有寂靜而又寂靜,是沒有所有。

不受不施,清淨無垢,無諍斷諍,住無住處,不取不墮,非法非非法,非福田,非非福田,無盡不盡,離一切盡,是空離空,雖不常住非念念滅,無有垢濁,無字離字,非聲非說,亦非修習,非稱非量,非一非異,非像非相諸相莊嚴,非勇非畏,無寂不寂,無熱不熱,不可覩見,無有相貌,如來度脫一切眾生,無度脫故,能解眾生,無有解故,覺了眾生,無覺故,如實說法無有二故,不可量,無等等,平如虛空,無有形貌,同無生性,不斷不常,常行一乘眾生見三,不退不轉斷一切結,不戰不觸,非性住性,非合非散,非長非短,非圓非方,非陰入界,亦陰入界,非增非損,非勝非負,如來之身成就如是無量功德。

不納受也不施與。清凈無垢,不爭辯而能斷除爭辯。安住在沒有住處之地。不追求不捨棄。不是法、也不是非法。不是福田也非不是福田。沒有盡頭卻又離開盡頭。是虛空又離於虛空。雖不常住於非念、念滅,而沒有垢濁。沒有文字離於文字。不是聲不用說也不是修習。也不能稱量。不是相同也不是相異。不是實相也不是映射。諸相莊嚴。不是勇猛也不是畏懼。沒有寂滅也不是寂滅。沒有炙熱也不會炙熱。不可睹見,沒有相貌。如來度脫一切眾生,其實沒有度脫所以才能解救眾生。沒有解救所以覺悟一切眾生。無覺了所以如實說法。沒有‘二’所以不可計量。無有相等的。平靜如同虛空,沒有形貌,如同無生之性。不斷不常。常行一乘法,而對眾生示現三乘法。不退不轉,斷一切結。不對立不接觸,不是性卻住於性。不是合也不是散。不是長也不是短。不是圓也不是方。不是陰入界又是陰入界。不是增也不是損。不是勝也不是負,如來之身成就如此的無量功德。

無有知者,無不知者,無有見者,無不見者,非有為非無為,非世非不世,非作非不作,非依非不依,非四大非不四大,非因非不因,非眾生非不眾生,非沙門非婆羅門,是師子大師子,非身非不身,不可宣說,除一法相,不可算數,般涅槃時不般涅槃,如來法身皆悉成就如是無量微妙功德。

沒有能知道的,也沒有不知道的。沒有能看見的,也沒有看不見的。不是有為也不是無為。不是世間也不是出世間。不是作不是不作。不是依不是不依。不是四大不是非四大。不是因不是非因。不是眾生不是非眾生。不是沙門不是婆羅門。是師子大師子。不是身不是非身。不可宣說。除了一法相不可計算。般涅槃時並不般涅槃。如來法身成就如是無量微妙功德。

迦葉,唯有如來乃知是相,非諸聲聞緣覺所知,迦葉,如是功德成就如來,非是雜食所長養身,迦葉,如來真身功德如是,云何復得諸疾患苦危脆不堅,如坯器乎!迦葉,如來所以示病苦者,為欲調伏諸眾生故。善男子,汝今當知如來之身,即金剛身,汝從今日,常當專心思惟此義,莫念食身,亦當為人說如來身即是法身。」迦葉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來成就如是功德,其身云何當有病苦,無常破壞!我從今日,常當思惟如來之身是常法身,安樂之身,亦當為人如是廣說。唯然,世尊,如來法身金剛不壞,而未能知所因云何?」

迦葉,唯有如來才知道此相,不是聲聞緣覺所能知道的。迦葉,如是功德成就如來身,不是五穀雜糧所滋養的色身。迦葉,如來真身功德如是。怎麼還會身患疾病?脆弱危險如同不好的器具。迦葉,如來之所以示現病苦,是為了調伏眾生。善男子,你要知道,如來之身就是金剛身。你從今日起要經常專心思惟此中道理,不要認為如來是雜食之身,也要為他人說如來身就是法身。

迦葉菩薩對佛說:世尊!如來成就如是功德,為何還有病苦,被無常破壞呢?我從今日自然應當時常思惟,如來之身是常身法身安樂之身。也會為他人解說。但是。世尊。我知道如來法身金剛不壞,卻不知道為何如此。

佛告迦葉:「以能護持正法因緣,故得成就是金剛身,迦葉,我於往昔護法因緣,今得成就是金剛身,常住不壞。善男子,護持正法者,不受五戒,不修威儀,應持刀劍弓箭矛槊,守護清淨比邱。」迦葉菩薩復白佛言:「世尊,若有比邱離於守護,獨處空閑,冢間樹下,當知是人為真比邱,若有隨逐守護者,行當知是輩是禿士。」佛告迦葉:「莫作是語言禿居士,若有比邱隨所至處,供身取足,讀誦經典,思惟坐禪,有來問法即為宣說,所謂布施持戒福德,少欲知足,雖能如是種種說法,然故不能作師子吼,不為師子之所圍繞,不能降服非法惡人,如是比邱,不能自利及利眾生,當知是輩,懈怠懶惰,雖能持戒守護淨行,當知是人無所能為。

佛說:迦葉!因為能護持正法因緣才能成就此金剛身。迦葉!我因為往昔護法因緣,現在能夠成就這金剛常住不壞之身。善男子,護持正法之人,如果不受五戒不修威儀,則應該拿刀劍弓箭等武器,守護那些持戒清凈比丘。

迦葉菩薩對佛說:世尊!如果有比丘離開守護者,獨自坐在墳間樹下,這樣的人是真比丘。如果有比丘跟著守護者一切游行,那麼這些人不過是剃了頭髮的居士罷了。

佛告訴迦葉:不要做‘禿居士’這樣的言論,如果有比丘走到哪裡都供養佛像,讀誦經典,思惟坐禪,有人來問法就為其宣說,佈施、持戒、福德、少欲知足。雖然能行這種種說法,卻不能作師子吼,不被獅子圍繞,不能降伏非法惡人,這樣的比丘不能自利和利益眾生,要知道這些人懈怠懶惰,雖然能持戒守護凈行,卻也不能有什麼作為。

若有比丘供身之具亦常豐足,復能護持所受淨戒,能師子吼廣說妙法,謂修多羅,祇夜,受記,伽陀,優陀那,伊帝目多伽,闍陀伽,毗佛略,阿浮陀,達磨,以如是等九部經典為他廣說,利益安樂諸眾生故,唱如是言:『涅槃經中制諸比邱,不應畜養奴婢牛羊非法之物,若有比邱畜如是等不淨之物,應當治之,如來先於異部經中,說有比邱畜如是等非法之物,某甲國王如法治之,驅令還俗。』若有比邱能作如是師子吼,時有破戒者聞是語已,咸共瞋怒,害是法師,是說法者設復命終,故名持戒自利利人,以是緣故,我聽國王大臣宰相優婆塞優婆夷等,護說法人,若有欲得護正法者,當如是學,迦葉,如是破戒不護法者,名禿居士,非持戒者得如是名。

如果有比丘供具豐足,也能護持所受戒律。能作師子吼廣說妙法,所謂修多羅、祇夜、受記、伽陀、優陀那、伊帝目多、闍陀伽、毗佛略、阿浮陀達磨。用如是等九部經典為別人廣說。為了利益安樂眾生而說:涅槃經中要求諸比丘,不要畜養奴婢牛羊等不合法的東西。如果有比丘畜養這些不凈之物,應當制止他們。如來之前在很多部經中說:如果有比丘畜養這些非法之物,當地國王應該按照法令治理,讓其還俗。如果有比丘能作這樣的師子吼的時候,有破戒的人聽到這些話,一起心懷怨恨加害這法師,這位說法者假設命終,就能稱為持戒自利利他之人。所以我讓國王群臣宰相以及優婆塞護持說法人,如果有人希望護持正法應當照此學習。

迦葉,那些破戒的不護法者才叫‘禿居士’,並不是指持戒的人。

善男子,過去久遠無量無邊阿僧祇劫,於此拘尸那城,有佛出世,號歡喜增益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爾時世界廣博嚴淨,豐樂安隱,人民熾盛,無有飢渴,如安樂國諸菩薩等,彼佛世尊住世無量,化眾生已,然後乃於娑羅雙樹入般涅槃,佛涅槃後,遺法住世無量億歲,餘四十年佛法未滅,爾時有一持戒比邱,名曰覺德,多有徒眾眷屬圍繞,能師子吼,班宣廣說九部經典,制諸比邱不得畜養奴婢牛羊非法之物。爾時多有破戒比邱聞作是說,皆生惡心,執持刀杖逼是法師,是時國王名曰有德,聞是事已,為護法故,即便往至說法者所,與是破戒諸惡比邱,極共戰鬥,令說法者得免危害。王時被創舉身周遍,爾時覺德尋讚王言:『善哉善哉!王今真是護正法者,當來之世,此身當為無量法器。』

善男子,過去世無量無邊阿僧祇劫之前。在這拘屍那城有佛出世。名號是歡喜增益如來、應、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那時世界廣大莊嚴潔凈富饒安寧,人民興旺沒有飢渴,就像安樂國的諸菩薩。其佛世尊住世時間非常長,度化眾生之後在娑羅雙樹間進入般涅槃,佛涅槃後正法住世無量億歲。距離佛法滅盡還有四十年時,有一個持戒比丘,名叫覺德,有很多子弟眷屬圍繞,能作師子吼,宣說九部經典,規定諸比丘不得畜養奴婢牛羊非法之物。有很多破戒比丘聽到之後,都心懷憎恨,拿著刀杖逼迫這個法師,當時的國王名叫有德,聽說這事後為了護法,就前往說法者的住處,與這些破戒惡比丘戰鬥,讓說法者得免除危害。

國王被刀劍所傷,身體上完好的地方只有介子那麼大。這時覺德贊美國王:善哉善哉!大王真是護正法者,未來之世一定成為無量的法器。

迦葉白佛言:「世尊,若諸比邱與如是等諸優婆塞持刀仗者,共為伴侶,為有師耶?為無師乎?為是持戒?為是破戒?」佛告迦葉:「莫謂是等為破戒人,善男子,我涅槃後濁惡之世,國土荒亂,互相抄掠,人民飢餓,爾時多有為飢餓故,發心出家,如是之人名為禿人,是禿人輩見有持戒威儀具足清淨比邱,護持正法,驅逐令出,若殺若害。」迦葉菩薩復白佛言:「世尊,是持戒人護正法者,云何當得遊行村落城邑教化?」「善男子,是故我今聽持戒人依諸白衣持刀仗者,以為伴侶,若諸國王大臣長者優婆塞優婆夷等,為護法故,雖持刀仗,我說是等名為持戒,雖持刀仗不應斷命,若能如是即得名為第一持戒。

迦葉對佛說:世尊!如果諸比丘與這些拿著武器的優婆塞同為伴侶,是有師呢?是無師呢?是持戒呢?是破戒呢?

佛告訴迦葉:不要說這些人是破戒人。善男子,我涅槃後的濁惡之世,國土荒亂,互相掠奪,人民飢餓。那時有很多人因為飢餓所以發心出家,那些人叫做禿人。那些禿人看到見有持戒之威儀具足的清凈比丘護持正法,就驅逐他們或殺或害。

迦葉菩薩又對佛說:世尊!那麼這些持戒的護正法人,如何才能游行村落、城邑教化人民呢?

善男子,所以我允許持戒人讓拿著武器的白衣作為隨從。如果諸國王、大臣、長者、優婆塞等為了護法,就算拿著武器,我也稱此為持戒。雖然拿著武器但不應該傷害性命,如果能如此就是第一持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