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勒海潮音
彌勒精神與太虛人生佛教思想

美王佳

一、彌勒菩薩與彌勒精神

彌勒(Maitreyanatha),古印度實有其人,Haraprasad判定其在西元265年前在世,曾著《現觀莊嚴論》等,並被當時人尊為彌勒菩薩。在大乘佛教興起(約西元1—5世紀)的過程中,彌勒菩薩具有突出的地位。他在《大乘莊嚴經論》中依據佛典,詳細論述了菩薩成正覺的十個階次,從而為菩薩行的實踐奠定了理論基礎。

梵文的菩薩本是發菩提心的人,只是他們通過修行,已初步擺脫了煩惱束縛,但既“不能停留於迷惶的世界,也不能停留於涅槃的境地,”而必須“留惑潤生”。所謂“惑”,即煩惱,而煩惱來自欲求。“留惑”即菩薩寧願暫不成佛得解脫,而有意留存些煩惱,才能體認眾生陷溺於其中的苦,以便“潤生”,即潤濟、救度眾生。所以彌勒菩薩提出“不修(深)禪定,不斷(盡)煩惱”,之所以不修深定,並非輕視修定。而是因在深定之中無法親身體驗眾生之種種(包括來自欲求)苦;之所以不斷盡煩惱,是因斷盡煩惱後,個人固然得到了心靈上的解脫,但個人與社會之間存在著無法割裂的關係,社會環境、人際關係的污濁卻還在影響著阻礙著個人的根本解脫。因此必須改善社會環境,救度眾生。否則,菩薩難以成佛。總之,本來意義上的彌勒精神乃從“不忍眾生苦”出發,如《華嚴經》云:菩薩以“一切眾生而為樹根,諸佛菩薩而為花果。以大悲水饒益眾生,而能成就諸佛菩薩花果。”“是故菩提屬於眾生,若無眾生,一切菩薩終不能成無上正覺。”只有悲憫眾生,饒益眾生,心量才能無限擴展,達於真正成佛的境界。彌勒則是菩薩的典範。彌勒精神也是大乘菩薩道的核心。彌勒嚮往宣揚的理想世界——兜率淨土與當時社會的普遍苦難成為鮮明對比,從而成為許多大乘佛教徒追求的淨土。

大乘菩薩道普渡眾生的精神傳佈於中國以后,受到了中國本土文化的一些積極影響。在東晉時期(西元317—420年)彌勒及其兜率淨土之理想世界形象已在中國廣泛傳播,中華淨土宗初祖慧遠所信奉的,其實是彌勒淨土。仰仗阿彌陀佛願力的往生彌陀淨土思想在中國的傳播尚在後世。特別在中國民間,彌勒思想的傳播更加廣泛深入。據說五代後梁(西元907—935年)時,奉化縣一位形貌奇特,蹙額皤腹的法師契此,就是彌勒的化身。與西方文化相比,中國古代文化的抽象思維不夠深入,而具象思維特別發達,這恐怕是中國本土文化源頭《易》經所賜吧?《易》經的宗教意味也特濃,這倒跟西方相似。所以,中國民間就根據契此法師的形象,對已不可追溯的彌勒菩薩形象作了改造。這就是舉世週知的大腹便便,笑容可掬的彌勒佛(菩薩上生兜率成佛)形象。彌勒的菩薩道精神也被具體化,演成大肚能容的中華泱泱大國,海納百川的文化象徵,演成笑盡天下不平之事的悲憫與正義的化身。但是,大乘菩薩道的核心精神並沒變,只是在中國百姓眼中,菩薩變得更加可親可敬。

二、太虛大師對彌勒精神的當機闡發

彌勒,是菩薩的姓,意譯為“慈”,彌勒菩薩因此也被稱為慈氏;菩薩名阿逸多,譯為無能勝,“表其慈心廣大無能超勝者”。“彌勒菩薩法王子,從初發心不食肉,以是因緣名慈氏,為欲成熟諸眾生”。而太虛大師鋻於明清以至近代佛教的衰落,“不忍眾生苦,不忍聖教衰。”為復興佛教,設想重建慈宗。太虛大師所謂慈宗指,“凡是本師釋迦牟尼佛所稱大小性相顯密禪淨等法門,皆為當來下生彌勒佛所承前啟後的慈氏宗之所宗;現在一切五乘、三乘、大乘性相顯密的佛法,都是彌勒菩薩所擔當宣揚的佛法,由是融攝各宗派以慈氏為大歸依處”,“慈宗就是一切佛法的總樞機。也就是從釋迦佛大圓覺海中,流佈於世上以度生成佛之佛法全體大用、皆會歸宗依於當來下生慈氏佛”。他感嘆“彌勒淨土法門的不流行,不在勝劣或難易,而是唐以后的修者少、宏揚者少的原故”。因此他不但以慈宗作為自己信仰的歸宗,而且致力弘揚,推廣彌勒信仰。

太虛願作慈宗的導師,自己也發願往生彌勒兜率天宮,並且努力弘揚彌勒菩薩的慈心悲願。太虛大師說,彌勒菩薩“以慈為姓者,具大因緣,故不但因地以慈為姓,即至果位猶名彌勒”,因其從最初發心即不食肉,悲憫眾生,

“常修慈心三昧,觀察一切眾生本性平等”。太虛大師說:“彌勒菩薩常以歡喜笑臉迎人,不分善惡慈心相向,平等施與,可做修此(利他)行者的代表人物”。這 “慈”心很重要,佛經中說將來在彌勒菩薩下生時,世間人都是慈悲的,行十善法,那時人間就是淨土。彌勒菩薩的國土以慈建立,則也可以說,在人間,人能心慈,則彌勒淨土也就成就了。提倡“慈”,也就是提倡人心向善,利己利他。

彌勒菩薩“具凡夫身,未斷諸漏。……雖復出家,不修禪定,不斷煩惱”,但是釋迦牟尼佛仍受彌勒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受記彌勒未來成佛,“於未來世當為眾生作大歸依處”,因彌勒菩薩“發心極妙,謂領大眾”。彌勒願大行深,“願我當來為多眾生作諸利益,施與安樂,憐愍一切天人世間”,“為利諸有情,願請轉法輪。以大法鼓音,度眾生苦際。願經無量劫,常住世說法。祈運大悲智,慈濟諸有情。”“所攝一切物,為利益眾生。不行佈施,物種侈靡盛。”“勤修菩薩行,圓滿自他志。”。彌勒菩薩以凡夫身,發大菩提心,行菩薩道,慈心利益眾生,廣度眾生,不為自己得解脫,最終究竟成佛。

這種“凡夫菩薩”行為是不同於那些急於了生死的自了漢;也不同於那些急求往生淨土信仰者。大乘菩薩的精神,“不是以道德自修、隨順環境就能了事的,還要有大悲救世心,懇摯地去做濟世利人的工作”,但這並非難事,太虛大師說“人類有情最有作‘菩薩’的資格”,“凡是明解大乘佛法,發了上求佛覺心願的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者,不論是法師、居士、貧、富、貴、賤的人,能以‘慈悲為本,方便為門的,都是‘菩薩’。人人能這樣學,人人都名菩薩”。太虛大師因此特別推崇彌勒精神,自己也說

“本人在佛法中的意趣,是願以凡夫之身學菩薩發心修行”。他視彌勒為行大乘菩薩道的典範,號召人們學習彌勒菩薩精神,奉行慈悲濟世,關懷社會,重在利他,從而實現人間淨土。

太虛大師重視彌勒精神,希望世人學習彌勒的大菩提心深菩薩行,改善人間。他弘揚彌勒淨土,而彌勒淨土思想的重心是為人間淨土的實現。彌勒淨土包含了天上的兜率淨土與人間淨土兩方面,往生兜率的目的是為了“見佛聞法,證阿鞞跋致,菩提心和菩薩行,祗有增長,永無退失,且於將來賢劫之中,常隨千佛下生,說法教化。”而彌勒下生,”…也是為了說法眾生,渡化眾生,目的還是人間淨土的建設。太虛大師說,佛教的目的不是“在乎籌謀世界之進步與改良,如於宮室稍稍修葺加以點綴而已。佛教之目的,在徹底剷除此種有漏不堪之自然界,而另創成完美之淨妙世界,亦目口轉此俗諦世界而成出世間之俗諦世間,如徹底毀破宮室而重建築新舍也。”然而人間淨土的建設與實現並不是佛菩薩恩賜的,而是要靠世人用自己的行動,努力實干,去惡揚善,不斷完善自己,改善社會而成就的。《大寶積經• 彌勒菩薩所問會》中,釋迦牟尼佛說,“彌勒菩薩往昔行菩薩道時作是願言:若有眾生,薄淫怒癡,成就十善,我於爾時,乃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阿難,於當來來世有諸眾生,薄淫怒癡,成就十善,彌勒當爾之時,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可見,彌勒的人間淨土是基於人們的不斷努力,從而才符合彌勒下生的本願。彌勒下生,人間即是淨土。而祈求彌勒早日下生人間,也即要求人間淨土的早日實現。

太虛大師說,“淨土非自然而成就的,亦非神所造成的,是由人等多數有情類起好的心,據此好心而求得明確之知識,發為正當之思想,更見諸種種合理的行為,由此行為繼續不斷的作出種種善的事業,其結果乃成為良好之社會與優美之世界。”他批評那些厭惡人間,希望脫離此惡濁之世,而另求往生一良好之淨土者是小乘自了的修習方法,而非大乘的淨土精神。大乘的淨土強調“人人皆已有創造淨土本能,人人能發造成此土為淨土之勝願,努力去作,即由此人間可造成為淨土,固無須離開此齷齪之社會而另求一清淨之社會也。質言之,今此人間雖非良好莊嚴,然可憑各人一片清淨之心,去修集許多淨善的因緣,逐步進行,久之久之,此濁惡之人間便可一變而為莊嚴之淨土;不必於人間之外另求淨土。”

太虛大師因此讚嘆彌勒淨土之殊勝,“兜率淨土,殊勝有三:一、十方淨土有願皆得往生,但何方淨土與此界眾生最為有緣,則未易知。彌勒菩薩一生補處,以當來於此土作佛,教化此土眾生,特現兜率淨土與此界眾生結緣,故應發願往生兜率親近彌勒也。二、兜率淨土同在娑婆,同在欲界,變化淨土在同處同界,即與此處此界眾生有殊勝緣,最易得度。他方淨土泛攝十方眾生,而此專攝此土欲界眾生也。三、彌勒淨土是由人上生,故其上生是由人修習福德成辦,即是使人類德業增勝,社會進化,成為清淨安樂人世;因此可早感彌勒下生成佛,亦即為創造人間淨土也。”可見,彌勒淨土不論是上生兜率還是下主人間,其目的是一致的,都是為了人間淨土的建設。往生兜率淨土的目的是為了與彌勒一起下生,建設人間淨土。

退而言之,往生兜率天也無非是因那裏修持環境好些,從而使佛法信念更堅定,以乘願再來人間,轉此岸亦成淨土。那麼,身在人間,更不能放棄。如太虛大師說: “若眾生生兜率天親近彌勒菩薩,即得不退地。小乘專為自利而不利他,觀三界如牢獄,視生死如怨家;而發大菩提心者,當不厭生死,欲於三界教化眾生。若能精持五戒,勤修十善,由此雖不上生兜率陀天,亦可增長人類道德,促現社會進化以成人間淨土也。”這才是彌勒信仰的本意,即人間淨土的建設。

無論是彌勒上升兜率天還是下降人間,彌勒信仰都有助於佛徒為創建人間淨土而慈悲濟世、行善利他、提升心靈,並且積極改造現實世界,努力創建人間淨土。而太虛大師對彌勒精神的當機闡發,對於人間淨土的建設乃至社會發展與改善無疑意義深遠、作用巨大。

三、提倡彌勒精神是太虛人生佛教思想的重要方面

太虛大師一生宣講次數最多的經典之一是《彌勒上生經》,特別在晚年,他以彌勒法門為自己修持的歸宗,並且輯《瑜伽菩薩戒本》、《瑜伽真實義品》及《彌勒上生經》為《慈宗三要》以明彌勒淨土法門之境、行、果。他身體力行,特別弘揚彌勒淨土,修訂慈宗儀軌,纂編《慈宗要藏》,組辦慈宗學會。細究太虛大師重視彌勒精神、弘揚彌勒法門,實在因為彌勒菩薩有建設人間淨土的本願,並且彌勒淨土信仰在中國佛教淨工信仰中特別重視發菩提心行菩薩道,改造現實,完善社會,積極入世。而這正是太虛大師“以佛教的道理來完善人生,改良社會,使人類進步,把世界改善”的佛教理想。

太虛大師倡導人生佛教,他說所謂“人生的解釋:狹義說,是人類整個的生活;廣義說,人是人類,生是九法界的眾生。”人生佛教的原理是:“依著人乘正法,先修成完善的人格,保持人乘的業報……由此向上增進,乃可進趣大乘行一一即菩薩行大弘佛教。在業果上,使世界人類的人性不失,且成為完善美滿的人間。有了完善的人生為所依,進一步的使人們去修佛法所重的大乘菩薩行果。所以未法期間,是依人乘行果而進趣大乘行的。”他強調人生,重視人生,希望在人的基礎上繼續進步。“人生佛教,即由人乘進趣大乘的佛法”,其目的是“人間改善,后世勝益,生死解脫,法界圓明”,而“太虛大師今倡人生佛教,旨在從現實人生為基礎,改善之,淨化之,以實踐人乘行果,而圓解佛法真理,引發大菩提心,學修菩薩勝行,而隱攝天乘二乘在菩薩中,直達法界圓明之極果。即人即菩薩而進至於成佛。”世人道德素質提高,精神昇華,繼而社會日益文明、進步、美好,人間淨土也就得以實現了,這也是太虛大師倡導人生佛教之目的所在。從這裡我們很容易看出學習彌勒精神,實踐大乘菩薩道,“把一切思想行為合理化、道德化、佛法化、漸漸向上進步,由學菩薩以至成佛”,便是太虛大師人生佛教思想的重要內容之一。

彌勒阿雖然具凡夫身,未斷諸漏。出家卻不修(深)禪定,不斷(盡)煩惱。但是因他深發大菩提心,深行大乘菩薩道,慈心悲憫眾生,慈心利益終生,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命終上生兜率天,並於釋迦牟尼佛后成佛。彌勒菩薩的凡夫菩薩行成為人間佛教菩薩行者的一個榜樣,彌勒精神體現了行菩薩道,著重利他,於利他中實現自利,完成佛國依正莊嚴。大乘佛教應該傚法彌勒菩薩從利益眾生中去完成自利,努力建設人間淨土。

太虛大師提倡的大乘佛教人間淨土,重在慈悲利他的精神,這與彌勒下生人間淨土的追求和嚮往是一致的。彌勒精神是太虛大師人生佛教思想的重要方面,這體現為:

1.彌勒精神是太虛大師人生佛教所推崇的。彌勒菩薩是慈悲利他的化身,彌勒由人經菩薩最終成佛,體現了“依人乘行果而進趣大乘行”,“向上增上、即人成佛之人生佛教”精神。

2.彌勒淨土與太虛大師的人間淨土是相通的。彌勒信仰具有變革和改善現實世界生活條件的精神,要求人們努力提升自己的道德素質,淨化社會,美化社會。彌勒下生時亦即是人間淨土實現之時。這正是太虛大師對人生佛教的論述“在整個人類社會中,改善人生的生活行為,使合理化、道德化、不斷的向上進步,這才是佛教的真相。”

3.求生彌勒淨土需要世人在世間利他行善,“使本身的性質成為優美,同時還能領導大眾,為大眾解除痛苦,使大家安寧得利”,這是“人生的所謂善”,也同時是人生佛教提倡的大慈大悲救世救人利利他以成佛的菩薩行。

4.彌勒常修慈心三味,哀憫眾生,於苦惱眾生令其得樂,利益眾生,普渡眾生。彌勒是大乘佛教的榜樣,是大乘菩薩道的實踐者。太虛大師特別強調“大乘菩薩之學,重在精神與實踐之行,原不限制於固定形式之中。修菩薩道者;隨其智力行力的淺深,接受六度四攝法門,則為完成菩薩之人格。於是各就其各階層所處之本位,如服務於文化、教育、慈善、政治、軍人、學者、商業、工人、農民中,都可依佛法之精神,為群眾之表率。本菩提心,修菩薩行,將佛教的精義真理,廣泛地投入大眾的識田中,建立實用的人生佛教,以造成和平快樂的淨土樂園。”

太虛大師說“大乘佛法是為大眾謀幸福的,是為一切眾主謀利益的”,彌勒菩薩正是這樣一位慈心普渡眾生利益眾生,在利他中成就無量心,最終由人而成佛的典範;彌勒精神體現為發菩提心,行菩薩道,改善現實生存環境,利益眾生,救渡眾生,其中特別注重對現實的改造和完善。這都是和太虛大師人生佛教思想相契合的。學習彌勒精神,就是完善人格,利益社會,努力建設美好人間;而充分發掘彌勒精神,對於提升佛教信仰,發揚太虛大師人生佛教思想,建設人間淨土也是非常有益的。

據傳浙江奉化是彌勒應化之地,太虛大師在雪竇寺駐錫近二十年,倡導把雪竇出建成為彌勒道場。奉化在發揚彌勒精神,傳播有中國特色的彌勒文化方面已經走在前面,更應成為奉行大乘菩薩道的佛教信眾嚮往的人間淨土與聖地。值此各地紛紛紀念太虛大師圓寂六十週年,正是大力弘揚彌勒精神與人間佛教思想的最佳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