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勒海潮音
人文關懷五彌勒信仰

天佑法師

  在佛教的發展過程中,最早出現的“淨土”思想,是解脫纏縛的唯心淨土。認為環境是經驗的反映,內心清淨即一切清淨,故應重視當下與今生。後世弟子無法在即身得到解脫,便有後顧之憂;於是只能陸續開發淨土,將視野擴充到天界與十方。

  此外,佛陀死後,實踐者越來越少,理論傾向於教條。佛教原是重法的(“依法不依人”),可惜一知半解的後世弟子們紛紛開起了倒車,反而產生對“佛身”的依賴。衆人開始蛻變到傳統的信仰習慣,一如摩西下西奈山,看到人們紛紛供奉起金牛。

  出於對佛的永恆懷念,在本師已逝的歲月中,難免感到未能見佛的遺憾。過往的不能回頭,便只能渴仰於未來。由此興起對當來佛的期待,這是彌勒信仰的本源。

  最初的彌勒信仰是“下生成佛”之預言。如法顯《佛國記》與《下生》系列經典的記載,反映了後世弟子對未來導師的期待。

到了後期,隨着大乘佛法對天道與十方淨土世界的開發,導致彌勒信仰的視角,轉移至當下的兜率淨土。等不及人間淨土實現,反映出人們急於見佛的迫切心態。

  彌勒淨土思想,本於《阿含經》,起初是包含兩方面的。(尤其着重人間淨土,而不是天上的。)《下生經》說到彌勒下生時,有輪王治世;彌勒在龍華樹下成佛,三會說法教化衆生。人間淨土與身心淨化一併實現,真俗、依正的雙重淨化同時完成。

  但後來的佛弟子,似乎特別重視上生兜率淨土,反而忽略了人間淨土實現。佛教原始的淨土特質被忽略了,這才偏重於發展天國的淨土、他方的淨土。

  佛教不同於閃族一神教的二元對立,不能一味想着離開。淨土不是天國,而是腳下土地的淨化。所以彌勒淨土的第一義,還是在於積極建設人間淨土。至於發願上生兜率,也還是為了與彌勒同來人間,重心仍在人間(淨土之實現)。

  彌勒信仰的真意義,在於人心的轉染成淨。《彌勒大成佛經》讚頌彌勒說:“光明大三昧,無比功德人”。這象徵着此界的五濁黑暗,惟有彌勒菩薩的慈濟纔是光明。佛弟子修行佛法,旨在提升自己,並感得此土環境轉好,自他兩利,纔是真正的修行。

  有關彌勒的本生,如《一切智光明仙人慈心因緣不食肉經》說:從前有一位彌勒如來,應化在勝花敷世界。當時有一位一切智光明仙人,聽聞說法後,信服為弟子。他發起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誦持“大慈三昧光大悲海雲經”;願成正覺,同樣要以“彌勒”為號。

  彌勒,漢譯“慈”,為印度語的簡化,具為“梅旦利耶”(梵語Maitreya,巴利語Metteyya)。在釋迦牟尼佛世時,名號為“阿逸多”,漢譯無能勝。又在密教中說“賢劫十六尊”,因彌勒一生補處即將成佛,故稱“迅疾金剛”。

  據《彌勒上生經》介紹,釋迦牟尼佛在人間行化時,阿逸多出生在中印度波羅奈國,劫波利村,波婆利大婆羅門家。菩薩初生,具足妙相,智能超羣;後隨佛出家,蒙佛受記,先於佛前示寂人間。

  經典記載,在春季的一個月圓日,阿逸多返回家鄉。結跏趺坐如入滅定,舍報上生兜率淨土,居善法宮,接引有情。直到兜率四千歲(人間數億年)後,他將下生娑婆人間補處成佛,龍華三會廣度有緣。整個過程,可以參考《上生》及《下生》諸經。

  彌勒在我國的示現:據《續高僧傳》說,南朝梁代有一位傅大士,名翕,自稱彌勒應化。又《佛祖歷代通載》說:“明州奉化,布袋和尚,號契此”,也說為彌勒化身。這是五代時,佛教走向民間,不斷本土化的代表,也是如今漢傳寺院天王殿內供奉大肚彌勒的原型。

  如今彌勒正在兜率淨土作最後生補處準備。兜率本就是極特殊的天道,在六慾天中,是比較中庸的存在。不若其它諸天,或偏於環境美好,這樣容易沉淪;或偏於心性開發,則未免有些唯心。佛教講求中道,也即不偏不倚,事理各臻其極。

  兜率本來清淨,如今有歷劫修集廣大福因的彌勒菩薩住持,感得天人悉皆供養,此天全部化為淨土。《彌勒上生經》說:彌勒蒙佛受記,上生兜率陀天。衆天人虔誠禮敬,發宏誓願,以寶珠天冠,化成各種寶物及諸宮殿而為供養。

  天神牢度跋提,發願建成善法堂。另有寶幢、華德、香音、喜樂、正音聲五大護法天神,莊嚴宮殿內外,供養彌勒菩薩。妙寶所化天女手執樂器,演揚苦、空、無常、無我諸波羅蜜。天樂演奏,宏宣五戒、十善、四諦、十二因緣,以及六度萬行無量佛法,利益衆生。

  兜率淨土有萬億七寶蓮華,放無量光;光中有天樂,演說:四弘誓願、十善業道、四無量心等教法,令人發起無上道心。七寶宮中,有衆寶所成獅子座;萬千大梵天王,無數天子並諸眷屬供養承事。十方天人報盡,全都發願往生兜率淨土,親近彌勒菩薩,修持佛道。

  這些都是《上生經》中,對兜率淨土衆妙莊嚴的簡述。世尊說:如果鉅細靡遺詳細敘述,怕是說一小劫也難窮盡。彌勒淨土雖處欲界,而與諸佛淨土無異。環境條件完備又能聆聽正法,這是彌勒菩薩與兜率淨土的特殊饒益。

  上生兜率,不外乎福、願二力。佛陀說:七衆弟子只須真實發心,不急證四果入般涅槃,期求往生兜率淨土或者期望親近彌勒慈尊(業願),勤行六事法(福業),將來就能隨佛下生,參與龍華三會。

  至於彌勒淨土的專修法:繫念兜率淨土、繫念彌勒功德、繫念彌勒形象、稱念彌勒洪名;僅一念頃受八戒齋,修諸淨業,發起誓願,就可以順利往生兜率淨土,如彈指頃。

  但凡彌勒聖號過耳,命終就不會墮黑暗處、邊地、邪見、諸惡律儀;恆生正見,眷屬成就,不謗三寶。如果有人犯諸禁戒,造衆惡業;當他聽到彌勒名號,五體投地誠心懺悔,是諸惡業速得清淨。

  哪怕只是聞名歡喜,恭敬禮拜。臨命終時,彌勒菩薩都會放眉間白毫大人相光,與諸天子雨曼陀羅華來迎此人。此人須臾即得往生,便得聞法,當於無上道得不退轉;於未來世,值遇恆河沙等諸佛如來。

只要得生兜率淨土,都為男身且不分品位。無須在蓮花中等待,立即於蓮華上結跏趺坐;百千天子作天伎樂,持天妙華以為供養。彌勒菩薩眉間放無量白毫相光,即得加持;並根據各人因緣,為說妙法,令堅固不退轉於無上道心。

  兜率天上四千歲後,將隨彌勒一同下生人間,第一時間就能聞法解脫。在未來世值遇賢劫一切諸佛,在星宿劫亦得值遇諸佛世尊,於諸佛前受菩提記。彌勒菩薩成就佛果應供無上正等覺時,行人見佛光明即得授記,彌勒當為衆生作大皈依處。

  《彌勒上生經》是兜率淨土信仰的依止經典。(《下生》系列纔是彌勒信仰的根本經典。)佛陀親口開示有關上生方法,細述行法與觀門方便。準經所示,往生彌勒淨土只須在釋迦教法中結了正緣,即使一念善心,發心皈依,將來都可隨願而生。

  總結而言:三品差別和勤修六事。上根利智者,依經起修,於當下得真實體證;臨命終時正念分明,十方淨土隨願往生,這是上品修彌勒淨土。以彌勒為當來之佛,若人今時已得成就,再加發願,則龍華三會蒙佛受記,為佛助伴,同行三會度化事業。

  中根普智者,波羅密資糧尚未具足,而此生修行又沒有把握,臨命終時正念無法提起。那就應當專修彌勒淨土,以福慧之業力,報得兜率淨土,值遇彌勒,聞法開解。將來龍華三會,道器成熟,授記得道。

  鈍根下智者,對於佛法並不接觸,只一稱皈依佛,一禮彌勒,一念生歡喜者。此生盡後,輪轉生死,待彌勒下生,龍華三會亦能得見。善根成熟,聞法得益,見佛起修,將來蒙千佛教授,畢竟解脫。

  此為彌勒信仰修行的三種情況,利、中、鈍根,真正做到三根普被。而就上生到兜率的善男子來說,只要得生即無品類差別。因為沒有蓮花等待的期限,都能立即見佛聞法。彌勒菩薩會根據個人的宿世因緣,為說相應之教法。

  “六事法”,是共一切佛子之行法。作為入道資糧積集方便,並非某個法門所獨有,亦不是彌勒信仰的專修法,而是每個佛弟子都應當努力做到的,如三皈依。只有繫念、稱名、禮拜的部分,纔是上生兜率之正因。

  窺基說:“六事法者:一、精勤修福敬恩悲田中所作業等;二、威儀不缺堅守諸戒行自住軌則等;三、拂塔塗地修飾道場正理制多等;四、香花供養四事什物隨給濟等。五、凡夫行三昧聞思等定,聖人入正受,隨所得禪或凡三昧非六行定;六行定者必上生,故深住聞思亦名三昧。六讀誦經典演說修習十法行等。”

  上生兜率,須依兩種力——一為福業、二為願力。若依福業力說,因淨土之位處欲界,故可從正信、正願、正行並修諸功德、六法隨念入手,而兼顧慕生兜率之大願,以此成就往生。(因為同在欲界,所以更重福德力。反而無需禪定,那是得生色、無色界的近因。)

  依願力說,則從歡喜、淨信、發願的方面入手,再兼顧繫念、稱名、隨唸的業行,成就往生之因。看似兩說不同,總不外乎信、願、行三,不可廢偏任一,否則即成障礙。正如海上行舟,動力與方向缺一不可。

  彌勒菩薩所在淨土,在本土二十八天中的第四天──兜率陀天,與我同一世界。彌勒菩薩於娑婆世界親聞釋尊說法,受菩提記,與我同一師承。如今上生兜率,將來下生人間,次補釋尊成等正覺,龍華三會廣度有緣,與我一同成就。所以彌勒先天特與我們有緣。

  太虛大師說:“十方淨土,有願皆得往生;但何方淨土與此界衆生最為有緣?則未易知。彌勒菩薩一生補處,以當來於此土作佛,教化此土衆生,特現兜率淨土與此界衆生結緣,故應發願往生兜率,親近彌勒也。兜率淨土,同在娑婆,同在欲界。變化淨土,在同處同界,即與此處此界衆生有殊勝緣,最易得度。他方淨土,泛攝十方衆生;而此彌勒淨土,專攝此土欲界衆生也。彌勒淨土,是由人上生,故其上生條件,是由人修習福德成辨。即是使人類德業增勝,社會進化,成為清淨安樂人世;因此,可早感彌勒下生成佛,亦即為創造人間淨土也。”

  《華嚴要解》云:“華嚴所詮,以毘盧法身為體,以文殊妙智為用;依智斷習,則普賢妙行為因,習盡智圓,則補處彌勒為果。……自十信而始,五位而終,乃見彌勒,所以示果也。梵語彌勒,此雲慈氏,在佛為補處之主,在人為數取之身;華嚴以此為果者,直欲衆生,離數取而趣補處也。”

  《法華》會上,佛陀介紹彌勒菩薩:在燃燈佛弟子中,雖不甚精進,但以善根福德因緣,得值無量百千萬億諸佛,並供養恭敬尊重讚歎。如此才能參與“法華大會”,為發起衆的代表人物;並蒙釋尊授記,補處釋尊之後,將來此土作佛,號慈氏如來。

  所謂富貴的《華嚴》、成佛的《法華》,釋尊在大部經中推薦彌勒菩薩,並且明確告知他是娑婆世界將來候補成佛的“儲佛”之尊。如今上生兜率,感化天道成為淨土;將來下生人間,又逢此界轉惡成淨,都是彌勒本願所致。

  如《彌勒菩薩本願經》云:“後當來世,人民無有垢穢,奉行十善,於淫怒癡不以經心,正與爾時,彌勒當得無上正真之道。”不但接引有緣善信暫脫苦塵提前聞法,更在積極促進人間淨土和諧社會的持續完善。

  所以彌勒信仰有當下兜率淨土與未來龍華三會的雙重保障。只要“薄淫怒癡”、成就十善、勤修功德、堅持三無漏學、唸佛發願,即得相應。充分適應於現代人間佛教,真是最極方便的易行道了。

  有關彌勒信仰之經典,有《佛說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經》、《佛說彌勒大成佛經》、《彌勒菩薩本願經》(“彌勒三經”)。另有《大成佛經》之異本(或者異譯):《觀彌勒菩薩下生經》、《彌勒下生經》、《彌勒下生成佛經》、《彌勒來時經》等。(與《大成佛經》詳略有別。)

  有一種說法,將《上生經》、《觀彌勒菩薩下生經》及《彌勒下生經》編成“彌勒三經”;又增匯《佛說彌勒大成佛經》、《彌勒下生成佛經》及《彌勒來時經》,成“彌勒六經”。

  這些經典,都是創建彌勒信仰的主要依據。還有許多經典,部分提及彌勒菩薩的因地果行,廣遍各傳三藏。可參考拙作《彌勒文化研究》。

  許多彌勒信仰的實踐者,其入道因緣是教理學習。故其多將彌勒所說經典,亦視為彌勒信仰的組成部分。比如“慈氏五論”:《瑜伽師地論》、《分別瑜伽論》、《大乘莊嚴經論》、《辯中邊論》、《金剛般若經論》、《現觀莊嚴論》、《辨法法性論》、《大乘最上要義論》等。

  太虛大師制訂“慈宗三要”,即《觀彌勒上生經》、《瑜伽真實義品》及《瑜伽菩薩戒本》。此後兩要,皆出自《瑜伽師地論》。

  彌勒信仰,太虛大師稱為“慈宗”。關於慈宗的名義,歷來說法不一。長期以來,人們多把慈宗與唯識宗混合;認為只有學習唯識,才能求生彌勒淨土,並不為其他佛子所宗。對此,大師專門作《慈宗的名義》一文,明確而系統地闡述了“名義”問題。

  虛大師說:“慈宗就是一切佛法的總樞機,也即從釋迦佛大圓覺海流佈在世上以度生成佛之佛法全體大用,皆會歸宗依於當來下生慈氏佛,謂之曰慈宗也。”“慈”指當來導師,“宗”指一切佛子的皈依處,所以“慈宗”就是未來世佛教。

  具體來說,以本師三藏十二分教為所依,以當來佛陀慈氏彌勒為大皈依處;“五乘共宗”、“大小通教”。修解脫道者於龍華三會,證得漏盡無生;修菩薩道者,蒙佛受記,值遇未來一切佛陀,證得不退。彌勒如來實與此世衆生有大因緣,當為佛子之所共宗,故名慈宗。

  今時多有一種意見:既然大家都修彌陀淨土,為何還要宏揚彌勒淨土?法無高下,應機為要。五濁惡世,有瑕人間,大家尋求出離之道;然而因緣不同、器有大小,宏揚極樂淨土能夠利生,宏楊彌勒信仰也同樣能夠利益有緣衆生。

  今人發心易,力行難;勇猛易,恆持難。彌勒信仰之方便,對於末法時代衆生而言,只需“薄淫怒癡,不厭生死,樂行六事法,願生天者”,“愛敬無上菩提者,欲為彌勒作弟子者”就可以“生於兜率天上,值遇彌勒,蒙佛接引。”

  相對而言,此彌勒信仰正是契合當今大衆習性的極大方便。唯有彌勒菩薩之信仰,是藏、漢、南傳各個宗派都認可的。彌勒信仰與別的法門並無優劣之分,唯看是否相應與有緣。

  因為一個鄉野傳聞,今人多誤會兜率淨土分內、外院。說獅子覺沉迷外院,忘失發心。據《上生經》可知,補處菩薩上生,天子悉皆發心供養。所謂心淨土淨,此土化為淨居妙土,乃十善報應勝妙福處,殊勝無比,並無邊地外院。

  歷來宏揚彌勒淨土的大德,自窺基始,纔有“內院”的提法。不過在經典上,卻查無實據,所以“外院”說僅僅是一種方便。又有一種說法:以善法堂為內院,其外為外院。此說或可成立,不過淨土無分內外,皆無慾染,由《上生經》足可證知。

  若諸天人,以福德力,為自己之慾染所縛,則此天無有“淨法”可言。反之,彌勒菩薩上生後,此天天子雖有廣大天福力,卻不思享樂。都修檀度,發心供養補處菩薩,可見此土衆生都已轉染成淨。

  何為淨土?內、外二合也。內者,深明五欲過患,人皆知足,修善止惡;外者,福報廣大,感得莊嚴,值佛聞法。內外二合,福慧兩足。雖處欲界,不染不着,發無上心,乃得莊嚴依報。對於今時,倡導建設人間淨土之思想,足可借鑑。

  如今繼承彌勒文化,尤此所代表的大慈精神,其文化指向與當今社會的時代追求是一致的。因為社會進步,所以容易轉移拔苦的悲心。(不同於觀自在菩薩的拔苦悲心,彌勒菩薩所代表的大慈理念,更注重於給予衆生快樂。這是更符合於現代社會價值的。)

  彌勒即慈,慈即予樂。彌勒所代表的“予樂”意涵,提倡快樂、利他、人間淨土,非常符合時代主題——如何在和諧社會促進過程中,更好地實踐大乘菩薩道。

  首先,彌勒的“快樂”精神,是華人樂觀向上積極主動的生動體現。其次,利他態度,遇到雪中送炭、錦上添花的機會絕不錯過。自己快樂,幫助別人也快樂,帶領大家共同走向幸福,這就是實踐人間淨土的根本主旨。

  彌勒菩薩是偏於樂修的,在人間成為淨土、福報最大化的將來,彌勒成正等覺。而且彼時衆生三毒煩惱薄弱,容易接受善道,這一切都源於當下每個人的努力。大家都能以身作則,從小事做起,這就是彌勒信仰與人間淨土的實踐。

  人間佛教的初倡者,是信奉彌勒、倡歸兜率的太虛大師。他說:“彌勒淨土,是由人上生,故其上生條件,是由人修習福德成辨。即是使人類德業增勝,社會進化,成為清淨安樂人世;因此,可早感彌勒下生成佛,亦即為創造人間淨土也。”

  如今海內外都在倡導“人間佛教”,這無疑已經成為一種潮流。彌勒信仰文化中的這種以人為本、平實礪行的勸導,使我人都能從自身做起,爭取實現自身和諧、家庭和諧乃至社會和諧。人間淨土的意趣,是與國強民安,中華民族和平崛起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是暗合的。

  彌勒信仰文化一直注重適應時代,其不斷變化的形象,始終貼合社會發展與羣衆需要;在佛教發展史上一直佔有特殊的身份和地位,並且在中國文化發展史上也有極其深遠的影響。

  彌勒信仰的產生、發展與流佈,從最初的補處到後來的等覺,再與民間信仰結合以至於民俗化,形成羣衆喜聞樂見的布袋形象,這反映出佛教發展的縮影。早在印度佛教部派階段,彌勒就是普遍信仰的對象,無着、世親等大論師先後著述宏揚。

  西元四世紀時(東晉,我國早期大譯經之時代),彌勒信仰已經成為我國佛教的重要行法。法顯着《佛國記》,將“彌勒下生”教說介紹而來,使彌勒信仰傳入我國。晉代道安和尚,亦對彌勒信仰積極倡導並身體力行。

  到了唐代,更是最後燦爛的華麗壓軸。有唐一代,因被政治利用,彌勒信仰一度達到頂峯。玄奘、窺基傳承三時圓滿教法,全都致力於宏揚彌勒文化。此後,作為印度佛教的彌勒信仰幾近滅跡。迨至近代,經太虛大師大力提倡,又有大德如虛雲、慈舟、慈航、明暘、茗山、成一等人的紛紛響應,彌勒信仰才重新走入人們的視野。

  此外,彌勒菩薩的造像形式也有極大變化。在印度的彌勒造型,或是比丘,或是天人。唐末五代,其形象傾向於民俗化,變為大腹便便、笑口常開的布襲和尚。這一造像,得到寺院的普遍相應。外形與意趣的變化,被廣大羣衆認可,反映出社會價值的主流趨向。

  彌勒文化,是我國佛教對人類文明的極大貢獻。笑口常開、大肚能容既同中華民族的性格和樂觀向上的精神,同時也是佛教慈悲、寬容、樂觀、向善、和平、利他等基本理念的具體展現。

  大肚彌勒體現出寬容、和善、內涵、智能的心理意趣,使彌勒作為文化形象有了更為豐滿的意涵。這種社會主義普世價值與積極入世的宗教情懷,具有極大的社會和人文價值,也是大肚彌勒形象廣為華人世界所認可和喜愛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