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勒法門解惑錄
問題:兜率天宮真的分為內外院兩個區塊嗎 ?

請問為何唐朝之後兜率天宮被劃分為內外兩院 ?

 


回覆:兜率天宮被劃分為內外兩院確實是個很嚴重的錯謬,這個錯誤也障礙了彌勒法門的發展;然而教內人士依舊不願意將此謬傳予以更正,對此我們深感遺憾;但也持續宣傳,望四眾弟子能逐漸重視。

您的個問題,我引用中國天佑法師對此研究的文章,供您及大眾來參究。

【兜率天宮區分為內外院訛傳的思考】

這裡需要澄清一個事實。自唐代以來,傳說兜率淨土有「內外」之別:「兜率外院」如同一般天道——雖有福力,卻為欲染所縛;這一論述似已成為教內外幾乎一致的共識。然而,通過經典可以明確以下兩個基本常識:兜率天人本性純良,少欲知足;補處菩薩上生,天子悉皆發心供養。佛教淨土有別於天道的關鍵就是正報依報互為增上、雖處欲界不染不著。深明、遠離五欲過患,知足喜樂,止惡修善;福報廣大,感得莊嚴,值佛聞法——如此內外二合、福慧兩足。再加上人人進修檀度、供養三寶,請問外院何在?所謂「心淨土淨」,此土已經化為淨居妙土,並無「邊地」、「外院」。那麼兜率分內外院的誤會從何而來呢?

實肇因於一個鄉野傳說。據《大唐西域記》載,玄奘在印度聽過一個故事:無著、世親的弟弟——師子覺沒能成功上生兜率,報在其他欲土。(故事本身疑點很多:無著自己去過兜率,何須他來報知?兜率天人皆為男身,師子覺沈溺何處?)原文說:「師子覺在外眾中耽著欲樂」;此處「外眾」當指其他天道(如同佛教以「內學」自稱——與「外學」相對),而非兜率淨土。玄奘師從戒賢,自然有彌勒信仰。據冥詳撰《大唐故三藏玄奘法師行狀》說:玄奘臨終,「教傍人誦云:南謨彌勒如來應正等覺!願與含識,速奉慈顏。南謨彌勒如來所居內眾!取捨命已,必生其中。」此處也只提到「內眾」,並未出現「內院」之說。

窺基是奘門高足,自然也心儀兜率。據《宋高僧傳》說,基有願生兜率之志:「生常勇進,造彌勒像,對其像日誦菩薩戒一遍,願生兜率求其志也;乃發通身光瑞,爛然可觀。」據說他與《上生經》極有感通:因夢有應,「尋視之數軸發光者,探之得《彌勒上生經》;乃憶前夢必慈氏令我造疏。通暢厥理耳,遂援毫次,筆鋒有舍利二七粒而隕。」窺基撰成《觀彌勒上生兜率天經贊》二卷。其在「大神牢度跋提造善法堂」一段解云:「贊曰明外果中,次下第二明大神為造法堂——『慈氏內院』也。」此處所謂「內院」,乃指牢度跋提大神為彌勒所造居處——善法堂。而在堂外——「外院」,是皆已發心的兜率天子——並無雜染。

這是「內院」之說首見於文。從「傳聞」到「定讞」,再加上後人有意無意間的推波助瀾,使得「兜率外院雜染」之說濫觴。後人以訛傳訛、望文生義,認為「外院」不淨——仿若有漏穢土,那是極大的誤會了——頗與經典不合。譬如《淨土十疑論》、《往生安樂集》等,偏信「傳聞」,又未經查證,便言「兜率天宮是欲界退位者多」,「順於五欲,不資聖道。」與南北朝就譯出的《上生經》對照,真可謂是無的放矢。再以歷史典籍來看,《名僧傳抄》、《比丘尼傳》、《續高僧傳》等資料均未提到「內院」之語。還有,南傳、藏傳佛教皆無「兜率外院」之說,為何唐代以後的漢傳佛教獨有此議呢?這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