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勒宗經典
增一阿含經卷 44(430經)(竺佛念譯)


竺佛念譯

(01) 聞如是:
(02)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03) 爾時,阿難偏露右肩,右膝著地,白世尊言:「如來玄鑒,無事不察,當來、過去、現在三世皆悉明了,諸過去諸佛姓字、名號,弟子菩薩翼從多少,皆悉知之,一劫、百劫、若無數劫,悉觀察知。亦復知國王、大臣、人民姓字,斯能分別。如今現在國界若干,亦復明了。將來久遠彌勒出現,至真、等正覺,欲聞其變、弟子翼從、佛境豐樂,為經幾時?」
(04) 佛告阿難:「汝還就座,聽我所說:彌勒出現,國土豐樂,弟子多少。善思念之,執在心懷。」是時,阿難從佛受教,卽還就座。
(05) 爾時,世尊告阿難曰:「將來久遠於此國界,當有城郭名曰雞頭,東西十二由旬,南北七由旬,土地豐熟,人民熾盛,街巷成行。爾時,城中有龍王名曰水光,夜雨澤香,晝則清和。是時,雞頭城中有羅剎鬼名曰葉華,所行順法,不違正教,伺人民寢寐之後,除去穢惡諸不淨者,又以香汁而灑其地,極為香淨。阿難當知:爾時,閻浮地東、西、南、北十萬由旬,諸山河石壁皆自消滅,四大海水各據一方。時,閻浮地極為平整,如鏡清明,舉閻浮地內,穀食豐賤,人民熾盛,多諸珍寶,諸村落相近,雞鳴相接。是時,弊花果樹枯竭,穢惡亦自消滅,其餘甘美果樹,香氣殊好者,皆生乎地。
(06) 爾時,時氣和適,四時順節,人身之中無有百八之患。貪欲、瞋恚、愚癡不大殷勤。人心平均皆同一意,相見歡悅,善言相向,言辭一類,無有差別。如彼鬱單曰人,而無有異。是時,閻浮地內人民大小皆同一嚮,無若干之差別也。彼時男女之類意欲大小便,地自然開,事訖之後,地復還合。
(07) 爾時,閻浮地內自然生粳米,亦無皮裹,極為香美,食無患苦。所謂金銀、珍寶、車[王*巨/木]、瑪瑙、真珠、虎珀,各散在地,無人省錄。是時,人民手執此寶,自相謂言:『昔者之人由此寶故,各相傷害,繫閉牢獄,更無數苦惱,如今此寶與瓦石同流,無人守護。』
(08) 爾時,法王出現,名曰蠰佉,正法治化,七寶成就。所謂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玉女寶、典兵寶、守藏之寶,是謂七寶。領此閻浮地內,不以刀杖,自然靡伏。
(09) 如今阿難!四珍之藏:乾陀越國伊羅鉢寶藏,多諸珍琦異物,不可稱計;第二彌梯羅國般綢大藏,亦多珍寶;第三須賴吒大國有寶藏,亦多珍寶;第四婆羅㮈蠰佉有大藏,多諸珍寶,不可稱計。此四大藏自然應現,諸守藏人各來白王:『唯願大王以此寶藏之物,惠施貧窮!』爾時,蠰佉大王得此寶已,亦復不省錄之,意無財物之想。
(10) 時,閻浮地內自然樹上生衣,極細柔軟,人取著之,如今鬱單曰人自然樹上生衣,而無有異。
(11) 爾時,彼王有大臣,名曰修梵摩,是王少小同好,王甚愛敬。又且顏貌端正,不長、不短,不肥、不瘦,不白、不黑,不老、不少。是時,修梵摩有妻,名曰梵摩越,玉女中最極為殊妙,如天帝妃,口作優鉢蓮花香,身作栴檀香,諸婦人八十四態,永無復有,亦無疾病亂想之念。
(12) 爾時,彌勒菩薩於兜率天,觀察父母不老、不少,便降神下應,從右脅生,如我今日右脅生無異,彌勒菩薩亦復如是。兜率諸天各各唱令:『彌勒菩薩已降神下。』是時,修梵摩卽與子立字,名曰彌勒,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莊嚴其身,身黃金色。爾時,人壽極長,無有諸患,皆壽八萬四千歲,女人年五百歲然後出適。
(13) 爾時,彌勒在家未經幾時,便當出家學道。爾時,去雞頭城不遠,有道樹名曰龍華,高一由旬,廣五百步。時,彌勒菩薩坐彼樹下,成無上道果;當其夜半,彌勒出家,卽其夜成無上道。
(14) 時,三千大千剎土,六變震動,地神各各相告曰:『今彌勒已成佛!』轉至聞四天王宮:『彌勒已成佛道!』轉轉聞徹三十三天、焰天、兜率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聲展轉乃至梵天:『彌勒已成佛道!』
(15) 爾時,魔名大將以法治化,聞如來名教音響之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七日七夜不眠不寐。是時,魔王將欲界無數天人,至彌勒佛所,恭敬禮拜。
(16) 彌勒聖尊與諸天漸漸說法微妙之論,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不淨想,出要為妙。
(17) 爾時,彌勒見諸人民已發心歡喜,諸佛世尊常所說法:苦、集、盡、道,悉與諸天人廣分別其義。爾時,座上八萬四千天子諸塵垢盡,得法眼淨。
(18) 爾時,大將魔王告彼界人民之類曰:『汝等速出家。所以然者,彌勒今日已度彼岸,亦當度汝等使至彼岸。』
(19) 爾時,雞頭城中長者,名曰善財,聞魔王教令,又聞佛音響,將八萬四千眾,至彌勒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20) 爾時,彌勒漸與說法微妙之論,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不淨想,出要為妙。
(21) 爾時,彌勒見諸人民心開意解,如諸佛世尊常所說法:苦、集、盡、道,與諸人民廣分別義。爾時,座上八萬四千人,諸塵垢盡,得法眼淨。
(22) 是時,善財與八萬四千人等,卽前白佛:『求索出家,善修梵行,盡成阿羅漢道。』爾時,彌勒初會八萬四千阿羅漢。
(23) 是時,蠰佉王聞彌勒已成佛道,便往至佛所,欲得聞法。時,彌勒與說法,初善、中善、竟善,義理深邃。
(24) 爾時,大王復於異時立太子,賜剃頭師珍寶,復以雜寶與諸梵志,將八萬四千眾,往至佛所,求作沙門,盡成道果,得阿羅漢。
(25) 是時,修梵摩大長者聞彌勒已成佛道,將八萬四千梵志之眾,往至佛所,求作沙門,得阿羅漢。唯修梵摩一人,斷三結使,必盡苦際。
(26) 是時,佛母梵摩越復將八萬四千婇女之眾,往至佛所,求作沙門。是時,諸女人盡得羅漢。唯有梵摩越一人,斷三結使,成須陀洹。
(27) 爾時,諸剎利婦聞彌勒如來出現世間,成等正覺,數千萬眾往至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各各生心,求作沙門,出家學道,或有越次取證,或有不取證者。
(28) 爾時,阿難!其不越次取證者,盡是奉法之人,患厭一切世間不可樂想。
(29) 爾時,彌勒當說三乘之教,如我今日弟子之中,大迦葉者行十二頭陀,過去諸佛所善修梵行,此人常佐彌勒,勸化人民。」
(30) 爾時,迦葉去如來不遠,結跏趺坐,正身正意,繫念在前。
(31) 爾時,世尊告迦葉曰:「吾今年已衰秏,年向八十餘。然今如來有四大聲聞,堪任遊化,智慧無盡,眾德具足。云何為四?所謂大迦葉比丘、君屠鉢漢比丘、賓頭盧比丘、羅云比丘。汝等四大聲聞要不般涅槃,須吾法沒盡,然後乃當般涅槃。大迦葉亦不應般涅槃,要須彌勒出現世間。
(32) 所以然者,彌勒所化弟子,盡是釋迦文佛弟子,由我遺化得盡有漏。摩竭國界毗提村中,大迦葉於彼山中住。又彌勒如來將無數千人眾,前後圍遶,往至此山中,遂蒙佛恩,諸鬼神當與開門,使得見迦葉禪窟。是時,彌勒伸右手指示迦葉,告諸人民:『過去久遠釋迦文佛弟子,名曰迦葉,今日現在,頭陀苦行最為第一。』
(33) 是時,諸人民見已,歎未曾有,無數百千眾生,諸塵垢盡,得法眼淨。或復有眾生,見迦葉身已,此名為最初之會,九十六億人,皆得阿羅漢。斯等之人皆是我弟子。所以然者,悉由受我教訓之所致也。亦由四事因緣:惠施、仁愛、利人、等利。【註:古譯『億』是今日之『十萬』】
爾時,阿難!彌勒如來當取迦葉僧伽梨著之。是時,迦葉身體奄然星散。是時,彌勒復取種種香華,供養迦葉。所以然者,諸佛世尊有恭敬心於正法故。彌勒亦由我所受正法化,得成無上正真之道。
(34) 阿難當知:彌勒佛第二會時,有九十四億人,皆是阿羅漢,亦復是我遺教弟子,行四事供養之所致也。
(35) 又彌勒第三之會九十二億人,皆是阿羅漢,亦復是我遺教弟子。
(36) 爾時,比丘姓號皆名慈氏弟子,如我今日諸聲聞皆稱釋迦弟子。爾時,彌勒與諸弟子說法:『汝等比丘!當思惟無常之想、樂有苦想、計我無我想、實有空想、色變之想、青瘀之想、膖脹之想、食不消想、血想、一切世間不可樂想。所以然者,比丘當知:此十想者,皆是過去釋迦文佛與汝等說,令得盡有漏、心得解脫。若復此眾中釋迦文佛弟子,過去時修於梵行,來至我所;或於釋迦文佛所,奉持其法,來至我所;或復於釋迦文佛所,供養三寶,來至我所;或於釋迦文佛所,彈指之頃,修於善本,來至此間;或於釋迦文佛所,行四等心,來至此者;或於釋迦文佛所,受持五戒、三自歸,來至我所;或於釋迦文佛所,起神寺廟,來至我所;或於釋迦文佛所,補治故寺,來至我所;或於釋迦文佛所,受八關齋法,來至我所;或於釋迦文佛所,香花供養,來至此者;或復於彼聞佛法,悲泣墮淚,來至我所;或復於釋迦文佛,專意聽法,來至我所;復盡形壽善修梵行,來至我所;或復書讀諷誦,來至我所者;承事供養,來至我所者。』
(37) 是時,彌勒便說此偈:
增益戒聞德,禪及思惟業;善修於梵行,而來至我所。
勸施發歡心,修行心原本;意無若干想,皆來至我所。
或發平等心,承事於諸佛;飯食與聖眾,皆來至我所。
或誦戒契經,善習與人說;熾然於法本,今來至我所。
釋種善能化,供養諸舍利;承事法供養,今來至我所。
若有書寫經,頒宣於素上;其有供養經,皆來至我所。
繒綵及眾物,供養於神寺;自稱南無佛,皆來至我所。
供養於現在,諸佛過去者;禪定正平等,亦無有增減。
是故於佛法,承事於聖眾;專心事三寶,必至無為處。
阿難當知:彌勒如來在彼眾中當說此偈。
(38) 爾時,眾中諸天、人民思惟此十想,十一姟人諸塵垢盡,得法眼淨。彌勒如來千歲之中,眾僧無有瑕穢,爾時恆以一偈,以為禁戒:口意不行惡,身亦無所犯;當除此三行,速脫生死淵。
(39) 過千歲之後,當有犯戒之人,遂復立戒。彌勒如來當壽八萬四千歲,般涅槃後,遺法當存八萬四千歲。所以然者,爾時眾生皆是利根。其有善男子、善女人,欲得見彌勒佛,及三會聲聞眾,及鷄頭城,及見蠰佉王,并四大藏珍寶者,欲食自然粳米,并著自然衣裳,身壞命終生天上者,彼善男子、善女人當勤加精進,無生懈怠,亦當供養諸法師承事,名華、擣香種種供養,無令有失。如是,阿難!當作是學!」
(40) 爾時,阿難及諸大會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增一阿含經》卷 44(430 經)
說明:
(1)《增一阿含經》為竺佛念所譯,後代誤為僧伽提婆所譯。《增一阿含經》中的第四十四卷四三○經,另有相同的單行本《佛說彌勒下生經》(No.453),也誤為西晉竺法護譯。《中阿含經》為僧伽提婆所譯,《中阿含經》中的第十三卷(六六)《說本經》,同樣有說及彌勒,但其翻譯文辭大不同於上述竺佛念所譯。
(2)一些比對:
《增一》四三○經:聞如是。法王名曰蠰佉。所謂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玉女寶、典兵寶、守藏之寶。初善、中善、竟善,義理深邃。
《中》六六經:我聞如是。有王名螺,為轉輪王。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初妙、中妙、竟亦妙,有義有文,具足清淨,顯現梵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