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勒宗法門
命終生於兜率天中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一 世主妙嚴品第一之一
復有不可思議數兜率陀天王。所謂。知足天王。喜樂海髻天王。最勝功德幢天王。寂靜光天王。可愛樂妙目天王。寶峯淨月天王。最勝勇健力天王。金剛妙光明天王。星宿莊嚴幢天王。可愛樂莊嚴天王。如是等而為上首不思議數。皆勤念持一切諸佛所有名號。

 

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陀天經:
爾時十方無量諸天命終。皆願往生兜率天宮。

 

佛說五百幼童經第三十三
聞如是。一時佛遊波羅奈國。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及諸菩薩俱。爾時五百幼童。行步遊戲。同心等意。相結為伴。日日共行。一體無異。一日不見。猶如百日。甚相敬重。彼時一日俱行遊戲。近於江水。興沙塔廟。各自說言。吾塔甚好。卿效吾作。其五百童。雖有善心。宿命福薄。時於山中。天大卒雨。積水流行。江水大漲。流溢出外。漂沒五百諸戲幼童。水中溺死。墮于隨流。眾人見之。莫不歎惜。各心念言。可憐可憐。父母舉聲。悲哀大哭。不能自勝。求索死喪。不知所在。益用悲酷。時眾人往反。諸比丘具白佛意。佛告眾人。各豫知之。宿命不請。呼諸父母。告之莫恐。此兒五百世。宿命應然。今雖壽終。『生兜術天』。皆同發心。為菩薩行。佛放威神。顯其光明。令其父母見子所在。佛時遙呼五百童來。尋時皆來。住於虛空中。散花供佛。下稽首禮。自歸命佛。蒙世尊恩。雖身喪亡。『得生天上見彌勒佛』。唯加慈澤。化諸不逮。佛言善哉。卿等快計。知道至真。興立塔寺。『因是生天。既得生天。見於彌勒』。諮受法誨。佛為說法。咸然歡喜。立不退轉。各白父母。勿復愁憂。人各有命。不可稽留。努力精進。以法自修。人在三界。猶如繫囚。得道度世。乃得自由。歸命三寶。脫于三流。發菩薩心。乃得長久。遊四使水。度脫四瀆。父母聞之。悉從其教。皆發道意。時諸天子。稽首足下。遶佛三匝。作禮而退。忽然不現。『還兜率天』。佛說如是。莫不歡喜。」

 

《清淨法身毗盧遮那心地法門成就一切陀羅尼三種悉地—諸天廚神咒》

 

佛告。觀世音菩薩。我今為此等善男子。說諸天廚神咒。閉目誦一百八遍。心念上妙天廚。于時諸天遣天童奉送上妙之食。於中滿。即起頂禮彌勒世尊。次禮觀世音菩薩。即當食之。餘者散施一切眾生。多人同食不可盡。得此食喫。自然證悉地也。將此不不人間食飲二十一遍。施與餓鬼。鬼得是食。免餓鬼苦。得生彌勒天宮。

 

《佛本行集經》卷五

而一生補處菩薩。多必往生兜率陀天。心生歡喜。智慧滿足。何以故。在下諸天。多有放逸。上界諸天。禪定力多。寂定軟弱。不求於生。以受樂故。又復不為一切眾生生慈悲故。菩薩不然。但為教化諸眾生故。生兜率天。下界諸天。為聽法故。上兜率天。聽受於法。上界諸天。復為法故。亦有下來兜率陀天。聽受於法。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五十八

佛子。菩薩摩訶薩。住兜率天。有十種所作業。何等為十。所謂為欲界諸天子。說厭離法言。一切自在。皆是無常。一切快樂。悉當衰謝。勸彼諸天。發菩提心。是為第一所作業。為色界諸天。說入出諸禪。解脫三昧。若於其中。而生愛著。因愛復起身見邪見無明等者。則為其說如實智慧。若於一切色非色法。起顛倒想。以為清淨。為說不淨皆是無常。勸其令發菩提之心。是為第二所作業。菩薩摩訶薩。住兜率天。入三昧。名光明莊嚴。身放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隨眾生心。以種種音。而為說法。眾生聞已。信心清淨。命終生於兜率天中。勸其令發菩提之心。是為第三所作業。菩薩摩訶薩。在兜率天。以無障礙眼。普見十方兜率天中。一切菩薩。彼諸菩薩。皆亦見此。互相見已。論說妙法。謂降神母胎。初生出家。往詣道場。具大莊嚴。而復示現往昔已來。所行之行。以彼行故。成此大智。所有功德。不離本處。而能示現如是等事。是為第四所作業。菩薩摩訶薩。住兜率天。十方一切兜率天宮。諸菩薩眾。皆悉來集。恭敬圍遶。爾時菩薩摩訶薩。欲令彼諸菩薩皆滿其願。生歡喜故。隨彼菩薩。所應住地。所行所斷。所修所證。演說法門。彼諸菩薩。聞說法已。皆大歡喜。得未曾有。各還本土所住宮殿。是為第五所作業。菩薩摩訶薩。住兜率天時。欲界主。天魔波旬。為欲壞亂菩薩業故。眷屬圍遶。詣菩薩所。爾時菩薩。為摧伏魔軍故。住金剛道所攝般若波羅蜜方便善巧智慧門。以柔軟麤獷二種語。而為說法。令魔波旬。不得其便。魔見菩薩自在威力。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為第六所作業。菩薩摩訶薩。住兜率天。知欲界諸天子。不樂聞法。爾時菩薩。出大音聲。遍告之言。今日菩薩。當於宮中。現希有事。若欲見者。宜速往詣。時諸天子。聞是語已。無量百千億那由他。皆來集會。爾時菩薩。見諸天眾皆來集已。為現宮中諸希有事。彼諸天子。曾未見聞。既得見已。皆大歡喜。其心醉沒。又於樂中。出聲告言。諸仁者。一切諸行。皆悉無常。一切諸行。皆悉是苦。一切諸法。皆悉無我。涅槃寂滅。又復告言。汝等皆應修菩薩行。皆當圓滿一切智智。彼諸天子。聞此法音。憂歎諮嗟。而生厭離。靡不皆發菩提之心。是為第七所作業。菩薩摩訶薩。住兜率宮。不捨本處。悉能往詣十方無量一切佛所。見諸如來。親近禮拜。恭敬聽法。爾時諸佛。欲令菩薩。獲得最上灌頂法故。為說菩薩地。名一切神通。以一念相應慧。具足一切最勝功德。入一切智智位。是為第八所作業。菩薩摩訶薩。住兜率宮。為欲供養諸如來故。以大神力。興起種種諸供養具。名殊勝可樂。遍法界虛空界。一切世界。供養諸佛。彼世界中。無量眾生。見此供養。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為第九所作業。菩薩摩訶薩。住兜率天。出無量無邊如幻如影法門。周遍十方一切世界。示現種種色。種種相。種種形體。種種威儀。種種事業。種種方便。種種譬諭。種種言說。隨眾生心。皆令歡喜。是為第十所作業。

佛子。是為菩薩摩訶薩。住兜率天。十種所作業。若諸菩薩。成就此法。則能於後。下生人間。佛子。菩薩摩訶薩。於兜率天。將下生時。現十種事。何等為十。佛子。菩薩摩訶薩。於兜率天。下生之時。從於足下。放大光明。名安樂莊嚴。普照三千大千世界一切惡趣。諸難眾生。觸斯光者。莫不皆得離苦安樂。得安樂已。悉知將有奇特大人。出興于世。是為第一所示現事。佛子。菩薩摩訶薩。於兜率天。下生之時。從於眉間白毫相中。放大光明。名曰覺悟。普照三千大千世界。照彼宿世一切同行。諸菩薩身。彼諸菩薩。蒙光照已。咸知菩薩將欲下生。各各出興。無量供具。詣菩薩所。而為供養。是為第二所示現事。佛子。菩薩摩訶薩。於兜率天。將下生時。於右掌中。放大光明。名清淨境界。悉能嚴淨一切三千大千世界。其中若有已得無漏諸辟支佛。覺斯光者。即捨壽命。若不覺者。光明力故。徙置他方。餘世界中。一切諸魔。及諸外道。有見眾生。皆亦徙置他方世界。唯除諸佛神力所持應化眾生。是為第三所示現事。佛子。菩薩摩訶薩。於兜率天。將下生時。從其兩膝。放大光明。名清淨莊嚴。普照一切諸天宮殿。下從護世。上至淨居。靡不周遍。彼諸天等。咸知菩薩於兜率天。將欲下生。俱懷戀慕。悲歎憂惱。各持種種華鬘衣服。塗香末香。幡蓋妓樂。詣菩薩所。恭敬供養。隨逐下生。乃至涅槃。是為第四所示現事。佛子。菩薩摩訶薩。在兜率天。將下生時。於卍字金剛莊嚴心藏中。放大光明。名無能勝幢。普照十方一切世界金剛力士。時有百億金剛力士。皆悉來集。隨逐侍衛。始於下生。乃至涅槃。是為第五所示現事。佛子。菩薩摩訶薩。於兜率天。將下生時。從其身上。一切毛孔。放大光明。名分別眾生。普照一切大千世界。遍觸一切諸菩薩身。復觸一切諸天世人。諸菩薩等。咸作是念。我應住此。供養如來。教化眾生。是為第六所示現事。佛子。菩薩摩訶薩。於兜率天。將下生時。從大摩尼寶藏殿中。放大光明。名善住觀察。照此菩薩當生之處。所託王宮。其光照已。諸餘菩薩。皆共隨逐。下閻浮提。若於其家。若其聚落。若其城邑。而現受生。為欲教化諸眾生故。是為第七所示現事。佛子。菩薩摩訶薩。於兜率天。臨下生時。從天宮殿。及大樓閣諸莊嚴中。放大光明。名一切宮殿清淨莊嚴。照所生母腹。光明照已。令菩薩母。安隱快樂。具足成就一切功德。其母腹中。自然而有廣大樓閣。大摩尼寶。而為莊嚴。為欲安處菩薩身故。是為第八所示現事。佛子。菩薩摩訶薩。於兜率天。臨下生時。從兩足下。放大光明。名為善住。若諸天子。及諸梵天。其命將終。蒙光照觸。皆得住壽。供養菩薩。從初下生。乃至涅槃。是為第九所示現事。佛子。菩薩摩訶薩。於兜率天。臨下生時。從隨好中。放大光明。名曰眼莊嚴。示現菩薩種種諸業。時諸人天。或見菩薩。住兜率天。或見入胎。或見初生。或見出家。或見成道。或見降魔。或見轉法輪。或見入涅槃。是為第十所示現事。佛子。菩薩摩訶薩。於身於座。於宮殿。於樓閣中。放如是等百萬阿僧祇光明。悉現種種諸菩薩業。現是業已。具足一切功德法故。從兜率天。下生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