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勒宗兜率聖賢傳
東晉- 居士修彌勒法、造彌勒像第一人王嘉

《名僧傳抄》中說:「及姚萇得長安也,嘉故在城。門階戶席皆璩,舊物麗(麗疑為儷)見,愴然獨悲,繼恨其獨與璩狎,並嫉其風望,恐為人所輔,惡而害之。泰(當為太字之誤)元十六年造彌勒像,今在玄集寺中,桓玄為之頌。」此文說明了王嘉之死因、死期以及死前造彌勒像事,且有彌勒像及桓玄頌為證。而《高僧傳》中未言王嘉造彌勒像事,更將王嘉死因說得近同兒戰!對此事之疏略,給後世學者之影響可謂大矣。從中國佛教歷史上看,王嘉至少有兩種作用及貢獻。其一,作為在家人,他是第一位彌勒淨土兜率信仰者;其二,他是第一個在家信徒彌勒佛像的建造者,也是中國佛教歷史上第一個造彌勒像者。他直接或間接地影響了當時的戴顒,後世的董伯仁、韓幹、王玄策、張見、張壽、宋朝、李安、張智藏、陳永承、白居易(以上諸人皆為隋唐時期造彌勒像的畫家及雕塑家)等在家人對彌勒像的營造及建構,可以說是開先河者也。 
  中國彌勒造像始自王嘉,這是許多學者所忽略的事實。《名僧傳抄》中有《道安造彌勒像事》條目,惜未見文。無論是史學界的湯用彤、蔣維喬,還是佛學者界的居士呂澄等;無論是中國學僧幻生,還是日本學者香川孝雄、荷蘭學者許裡和等,都不曾言及此一事實。幻生在《彌勒信仰及其應化事蹟》中不曾提到,也是他掌握的資料不夠充實的原因。日本香川孝雄在他的《彌勒思想的展開》中也未曾談及。至於荷蘭人許里和在《佛教征服中國》專談道安兜率信仰的《淨土信仰》一章中亦未提起,他的此書大部分參閱湯用彤的《漢魏兩晉南北朝佛教史》,自然二者的資料大抵相同。至於蔣維喬《中國佛教史》係將日本人的《支那佛教史》翻譯過來再略作修訂而出版的。另外一位《中國佛教史》的作者黃懺華,對此事亦未作爬梳。
  王嘉(?—390),字子年,洛陽人也。形貌鄙陋,似若不足。本滑稽好語笑,然不食五穀,清虛服氣,人咸宗而事之。往問善惡,王嘉隨而應答。語則可笑,狀如調戲。辭似讖記,不可領解,事過多驗。初養徒於加眉穀中。苻堅遣大鴻臚征不就。及苻堅將欲南征遣問休否,王嘉無所言,乃乘使者馬,佯向東行數百步。因落靴帽解棄衣服,奔馬而還。以示苻堅壽春之敗。其先見如此。及姚萇害王嘉之日。有人於壟上見之。乃遺書於萇。安之潛契神人皆此類也。道安未終之前隱士王嘉往候安。道安曰:「世事如此行將及人。相與去乎。」王嘉曰:「誠如所言,師並前行。僕有小債未了,不得俱去。」及姚萇之得長安也,嘉時故在城內。萇與苻登相持甚久。姚萇乃問王嘉:「朕當得登不?」答曰:「略得」。姚萇怒曰:「得當言得,何略之有?」遂斬之。此嘉所謂負債者也。姚萇死後其子姚興方殺登。姚興,字子略。即王嘉所謂略得者也。
  在前文已經說過,王嘉是第一位在家人信奉彌勒兜率淨土者,則身體力行,於太元十六年造彌勒像。梁代寶亮作《名僧傳》時,彌勒像尚還在玄集寺中,且有桓玄之頌可以作證。因王嘉的參與,此後彌勒法門的修習者中,在家信徒亦步其後塵習兜率淨土業,如唐代散大夫孫宣德寫《華嚴經》,八十六歲卒,上生兜率天宮奉事慈氏尊;李鳥龍墮地獄因數遺龍寫《法華經》而得生兜率天;白居易亦參與洛陽長壽寺道嵩、存一、惠恭等六十位比丘及仇士良、惟儉等八十位優婆塞以捨財設供,於《兜率陀天宮彌勒上生內外眾》像前共同發願上生兜率天宮(事見《白氏長慶集》中《畫〈兜率陀天宮彌勒上生內外眾〉幀記》一文),這次大集會是道安以降可見諸文字的最大一次彌勒信徒大聚會,共140人參與,其聲勢比之道安時代,可謂有天壤之別耳。此次大集會後,直到民國二十一年、二十二年之交,在廈門南普陀寺兜率陀院,由太虛大師發起,有眾多緇素參與的「慈宗學會」之成立,並輯成《慈宗要藏》刊行於世。此舉功在將歷代彌勒淨土信仰者的宗派命名為「慈宗」,可謂師出有名耳。